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小時候喜歡讀晚報的副刊,有一篇是作者回憶自己大學生活的,說自己由於高考發揮不利,考上了一所三流大學,校園裡學風不濃,談戀愛,搞對像氣氛倒是濃厚,最終也經受不住誘惑,很快就向這支革命隊伍靠攏了。從那時起,我就從心底裡想啊,盼啊,想著自己什麼時候也能高考,也能考上這麼一所三流大學。 在經過若干個學期的漫長苦熬之後,我終於等來了高考的日子,還終於也發揮不利,以僅過本科線兩分的“佳績”,終於如願以償的也考上了一所三流大學,心中竊喜,屬於俺的好日子就要來到。 然而現實卻沒有我想入非非的那般美麗。由於年少無知,填報志願時慌不擇路的我, 報了一所理工科大學,學校裡基本就沒什麼女生,連只母貓都難尋覓。我當時真想找張白床單一頭撞上去······ 不過,進入校園不久,我即刻就為眼前的美景所繫,忘記了佳人的俏麗,喪失了尋找恐龍的勇氣。 大學坐落於長江邊上一座小城的近郊,學校位於郊區,自有她的好處,學校四周,是連綿起伏的油菜地,到了春天,金黃的油菜花鋪滿了綠色的大地,從我們眼前的住所一直開到遠處的地平線,漫山遍野,比油畫中的景色還要美麗。 那是人人皆嚮往的一處聖地,我常從窗口望出去,看到一對對情侶牽著手徜徉在春天的午後,盡情在花海裡享受和煦的陽光,呼吸清新的空氣。 我卻從未染指過這片花海聖地,只在遠處默默的觀賞,畫裡的斜陽,畫裡的農夫,畫裡的黃牛,畫裡的情侶。 校園依山而建,樓與樓之間隔著寬闊的平地和土丘,種植著數量繁多的花木和青草,東4教學樓前是一片桂花樹,春天的時候,桂花香氣馥郁,你離著很遠就能聞見,並被幽幽的香氣吸引而來,非要大氣吸上兩口,才捨得離去。 我們每天上課,先要穿過尚處於平原的一座擁有十幾個籃球場的燈光操場,然後拾級而上,登上一座山石被修整得頗有形制的山丘,一座座教學樓分佈在這座平整闊大的山丘的各處,我們根據自己課業的設置,登上山來,就紛紛作鳥獸四散而去,各自找尋自己上課的地界,有心的讀者讀到這裡,是否也頗有點入了仙界的感覺。 經濟學院有一棟五層高的宿舍樓就建在這山丘的頂端,山的高度加上樓的高度,足有十層樓高。想住在這裡面的人,一定會感歎自己的福氣,不用刻意登高就能望遠,不過不知道住在頂樓的兄弟,是否會為他們登高望遠而付出的爬樓代價而感到些許不平與無奈。 還記得學校裡一位教學口碑極好的數學系老教授,整日穿一件洗得略微有點發白的淺色西服,低頭快步來往於各個教學樓之間,忙著給學生去上課,在每週三下午的答疑時間,我經常會去請教他,老師平易,簡樸,不論問題難易,不論你要求他重複幾遍,他都耐心解答,毫無怨氣。坐在老師旁邊,我驚奇發現,他手腕上帶著一塊和我一模一樣的便宜電子錶。 當時學校裡新落成的圖書館,寬敞,大氣,不記得倔強駝背的館長小老太太尊姓大名,但她得意洋洋的介紹她的六十六萬冊藏書,抬頭不屑的問小子們你們看過幾本的情形,仍言猶在耳,歷歷在目。我也曾信誓旦旦,欲讀書破萬卷。由於時間和知識的有限,我沒有能力看完圖書館的每一本書,但每天我去圖書館的第一件事,必會像一位將軍檢閱自己的士兵一樣,瀏覽書架上整齊碼放的每一本書脊,看她們的書名,看她們美麗的腰線。哪個地方新添上一本書,哪個書架有了變動,我都了然心中。書籍於我,如知己那般親切,書籍於我,像新娘一樣心愛。 後來我有了自己的房子,第一件事就是請木工做了一套書架,擺上我的藏書,像圖書館裡的樣子,一格一格,沒有其他任何修飾,妻子和母親都嫌難看,我卻感到那樣子極好。 書籍的價值,無論你如何美譽也不會過分。 四年後,我畢業離開了我的大學,作別了南方小城,回到了家鄉。但在心底裡,我卻始終有那麼一絲淡淡的鄉愁,附於那片曾經撫育我的土地,那座鄉間的大學,那片金燦燦的油菜地。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母愛是一個永恆的話題,是一個令人感動的字眼。從媽媽身上我感受到了一個字,那就是愛。從小,我就覺的媽媽是我的避風港。在外面如果受了什麼委屈,我總會跑去向媽媽述說,是的,母愛是溫暖的太陽,奉獻著她的光芒;是遼闊的海洋,坦露著寬廣的胸懷;是一片肥沃的土壤,哺育著兒女茁壯地成長。 母愛,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非常寶貴的,包括其他的愛。既然是母愛,我們每個人都擁有,就應該不讓它消失,不讓它破滅,應該好好的珍惜它。如果一個人沒有母親的愛,那麼他生活在一個黑暗的世界,沒有光明,也沒有快樂,沒有溫暖,也沒有關懷。 當我們們匆匆從床上爬起,是誰早已為我們準備好了可口的早餐?當我們背上書包急急走出家門,是誰在窗前張望?當夜晚獨自做作業時,是誰為我們披上溫暖的大衣?當我們在迷茫中徘徊時,是誰指引了我們前進的方向?當我們前進的道路凹凸不平時,是誰化作了我們手中堅硬的扶手?是母親。她為我們付出的就如一片大海,而我們回報給她的不如一滴水珠;她為我們耗費的是千年,萬年,我們陪伴她的只有一分一秒。 那一夜,我和媽媽吵了一架,生氣地跑回屋裡,“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我坐在桌旁默默地哭泣,但我早已決心變的堅強,就拿出作業來寫。夜深了,天冷了,母親輕輕地走了進來,我不理她;她為我輕輕地披上大衣,我仍不理她,她又輕輕地走了出去,我只是回頭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我知道她是愛我的,是關心我的。夜深了,我睡了,母親悄悄地走了進來,她為我蓋了蓋被子,然後用她那纖細的手指撫摸著我的臉龐,我頓時感到渾身都湧進了一股暖流,我強忍住我的眼淚,使它不能往下流,母親悄悄地走了出去,我不敢動,因為我不想破壞母親為我蓋的被子。我只任憑眼淚從我的眼角流出,滑過臉龐,然後滴下。 我是一個充滿快樂的陽光女孩,我的身邊充滿了快樂,因為我有一個關心我的母親。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月月十五月亮圓,年年中秋月最圓。每年的中秋來臨之際,古人那些借月抒懷吟詠思情的膾炙人口的詩句總會在腦海縈繞,也成為朋友之間增進友誼互送中秋祝福的佳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月是故鄉明。每到此時,一種濃濃的思鄉之情便會縈繞在心頭,久久揮之不去…… 朋友前些日子回了趟老家,摘花椒摘柿子,回來之後見到我便滔滔不絕地講述著回家鄉的樂趣,好是讓我羨慕一番。有家鄉多好啊!可我的家鄉呢?家鄉對我而言就是籍貫的代名詞,一生中填了無數次表格,在籍貫那一欄裡“湖南長沙”幾個字,就是家鄉的全部涵義。父親很小就離家求學,直到現在耄耋之年何時能回家鄉看看,也成了他的心願。家鄉在我的眼裡就是那張泛黃的,爺爺坐在院落裡房屋前的照片。爺爺去世早,我們從未見過面。倒是奶奶從我記事起就和我們在一起生活,家鄉的生活習慣和鄉音,也是奶奶留給我們唯一的印記。 還是花冠年華的時節,每天無憂無慮的與快樂相伴。那年,鄰居同學不知從哪裡弄來一大塊地板蠟,他把自家的地板打磨的油光珵亮。同學切下一塊地板蠟給了我。於是,我們姐弟四人把我們那間屋子的地板也打磨的像塊明鏡似的,紫紅色的地板竟能照出人影。我們幾人歡快地在上邊“滑冰”“拉雪橇”玩的不亦樂乎。奶奶在隔壁聽到我們的折騰聲,邁著她那三寸金蓮的小腳,慢慢地走到我們房間,誰知剛一進門,撲通一聲就滑到了,已是古稀之年的人那經得起這樣摔啊,嚇得我們趕緊把奶奶扶起。奶奶大聲地呵斥著“碰等個鬼!你們做么子咯!”。於是,在姐姐的命令下,我們極不情願地撒了許多洗衣粉,使勁地擦呀擦呀,趕在爸媽下班之前讓地板恢復了原樣。奶奶一天三餐都要吃大米飯,大米不夠時用糧店供應的僅有的百分之三十的細糧,二斤白面換一斤大米。如果哪頓飯沒有大米時,奶奶便會說“我某的恰飯咯”。奶奶耳不聾眼不花,每天都是“我要恰茶咯”。閒暇時手裡總是拿著鞋底不住地納著,說是給我們“做孩子”。心胸寬廣的奶奶不愛操心,就連長沙唯一的叔叔英年早逝,嬸子改嫁這麼大的事爸爸一直瞞著她,幾十年沒見到小兒子了,她也很少問起。偶爾爸爸拿出一張紙,佯裝叔叔的來信念給奶奶聽。直到奶奶去世,她的小兒子去哪裡了她也“不曉得咯”。 奶奶最終走完了83年的人生路程,那個年代算是高壽了。1973年去世時一家人就我不在身邊,聽媽媽講奶奶彌留之際還衝著我爸叫我的小名。每每想起時就越發思念她老人家。奶奶生前也多次和我們嘮起家鄉,說到哪都不如“福蘭(湖南)好,福蘭有魚吃,有燻肉臘肉,還有紅紅的大辣子”。每到說起家鄉時,我們姐妹就對她說,等我們長大了,一定帶著您一起坐“灰機”回老家看看,奶奶總是滿意地一笑。就連奶奶最喜歡的米酒,我到現在依舊喜歡,甜甜的酸酸的,特殊的味道,只有湖南人特別的鍾愛。 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竟然夢見了離別我37年的奶奶,她依舊親切地叫著我的小名,並不住地衝著我微笑著。早晨起來一直在想著這個夢,既不得其解又在預料之中,隨筆記下這中秋之際的湘鄉夢。哦,原來是每逢佳節倍思親! 歲月流轉,季節更替,花開花落。當又一輪皓月高掛在寂寥夜空時,當銀盤如鏡,銀輝千里柔光萬道時,當“空裡流霜不覺飛”時,又是一年中秋到了。何時能回趟故鄉看看,雖然故鄉早已沒有了親人,可吸一下故鄉的空氣,踏一下故鄉的土地,這個心願總是情不自禁地湧入心頭。回故里圓一個湘鄉夢,也成為我們姐妹不約而同的期盼和父輩的願望。如果真到了親眼看到“月是故鄉明”的那一天,也就真應了“人約黃昏後”了。 那湘江之水,那橘子洲頭,那岳麓山脈,更有那殷殷的思鄉之情……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這年七夕,偶然瞥見那篇《望長安,是前世的情緣》,重讀時依然眼含熱淚,那時用心作成的文章,今日果然應了文中所謂的前世種種,也許在這個世界上,很多很多人都是注定了有緣無分的人。記得那時有個男子深夜讀時,竟落了淚。只是此後,我再也沒有作過這樣的文體,有關前世今生的“今生”也無從寫起,今日倒是想為一個男子而作,只是想要說明的是女子非我,也許男子非你,不要妄自揣度哦。 ——題記 花間詞措,亂世不再,這一朝浮華飄搖,卻也亂了春華秋意 此年,落花褪盡,女子芳年,初遇他,已是秋寒初踏的季節。那日,與友相伴,外出求學。她乖秀若水,靜默於邊;他俊秀儒雅,談笑風生。四目相對,她疑惑他是曾相熟的故人麼,他見她亦生似曾相識的錯覺。從此,再也不忘那日眼波流轉時的一見如故。 再遇,情難相待,他捨不過她淡然乖柔,她喜於他言語間無心的提及。許是前世相約,今生得見,因緣際會,他的身影終為她遮蔽了落幕的余陽,從此流年若水,情意灼灼。他寵她宛若晨星,天宇之間,功名若何;她心念情意,筆端寫盡此情不負。 只是流年不待,轉身間歲月已是催人之時,此生終究是換了身份,她不再流連於桃花潺水之中,再無與世無爭之心。心染浮華之氣,不懂守候若何,因他的寵溺化作了一地難以捱過的負累,她心萌抽退之意。 因她以責之故,他怒而不待,山盟海誓從此成了無妄的笑話,從此再無青絲白髮之約,從此再無星月同輝之景。 封封書信碎散於天際,絕了此情,斷了此意。他與她同存一方天下,心卻萬里相隔。她日日奔於朝霞夕陽之間,她知他便在不遠之地,卻是別的女子相伴。春去夏歸之時,便是分別之日,此別,從此再無音信,恍如陌路。 是以,年華易逝,轉眼五載春秋,長安城下,薄暮殘煙,輕捻風燭,念起當日願景,多少煙雲轉淡,多少男子徘徊,進而歎然轉身。她退了浮華之氣,淡了性情,常念那日初見,只是故人不在,君難再回;只是再無良人,似曾相識。 再見時,他不再是青蔥少年,卻也難忘初見之故。她心有千結,難解鬱積之疾。涼風漸襲的黃昏,她轉身,他心存不捨,卻也各自離去。 百轉千回,四季如故,她許他一心,他娶,她嫁,然浮華濁世,他遲遲不歸,亂了心,寒了情,怕是再無當日純粹之心。依然只是,紅塵俗世,不可卸除之重,何以只能有她罷了吧。 捻殘燭,續濃墨,若非你妻,願留終言,從此不續前世,化了他人今生相守的心念: 相隔萬里,遙無歸期,君心不似我心,何以相托。

| 9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是夜,穿春夏秋冬,擱淺了心事。任春花秋葉難敘盡,疊綴的年歲。 是夜,借漫天繁星,肆意喚醒朝晨暮露裡綿延的思念。 秋,泠泠淌心尖,涉過萬重山水,悠悠然青石板間行走,零落一季花紅。一份秋思,旋轉成吹落過枝椏頭的葉子,片片紛飛,下墜的瞬間,劃出美麗的弧線,空留觀景之人,滿目惘然。 日子平淡,匯成潺潺流動的溪流,波瀾不驚地交替在時光的印記裡。這些天,有暖耀的陽光,藍的澄澈的天,似是要滴成心碎的淚。午間曬了一床被子,趴在窗台上瞇眼享受風和日麗的天氣,微風輕撫面頰,恍惚間有悵然若失的片刻失神,刺眼的光惹出滿眶的淚水。沒有引發傷感的事情,卻落寞著找不到釋放壓抑心境的出口。 秋倉促而至,恍然而歸,轉瞬間,涼意不可抑。開始穿起稍厚的衣服,披下因夏日炎熱而束起的髮辮,開始懷念箱底的圍巾,想起那些個將臉頰埋進溫暖裡的小時光,開始將自己沉寂在輕輕淺淺的朦朧中,眷戀些許溫熱的觸感。入秋漸涼,可是儘管如此,還是期待冬的來臨,等待相逢一場雪的蹁躚,在潔白裡輕盈。秋至冬,也不過一念之間。 層層疊疊的光陰,不需多留戀,時光會將故事娓娓道來。 九月,已然結束。 那些映入眼簾的景,在之前還是新印象,轉眼,便舊了。 那對留戀過的眼眸,幻幻滅滅,回首間,不知蹤跡了。 那個滿心懷念的人,藏了多久,終究,淡了。 那首循環多遍的曲,聽了許久,決定,換了。 一切,終成舊事。 南來北往的風,吹散那腔憂愁。

| 1st May 2012 | 一般 | (1 Reads)
高高回來了,帶著兒子。他沒有改變,只不過多了一個讓她牽掛的人。白天的時候又能聽到她的手機響了,歡快、清晰的鈴聲。 雪走了一年多了吧,但是時常回來看望我們的她,也同樣沒有改變。最近她又辭了工作,她對工作和對男朋友一樣,不是挑剔,只是沒遇到適合她的。 文文快要畢業了,她想抓緊時間入part。她還是喜歡是不是逗逗別人,潞潞她倆總是在一起嘀咕嘀咕,你問他們的時候他們卻說沒你的事!很讓人受打擊。於是上次雪還有我我們四個去吃涮羊肉的時候,我和雪也小聲嘀咕,然後眼鏡看看她倆,等他倆問我們說什麼的時候我們說沒事!嘻嘻嘻,挺好玩的! 潞潞啊,比我們來的晚,可是卻是相見恨晚。看著她白白淨淨,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挺文靜的。可實際上她也是大大咧咧的。 Lina,我覺得她懂的事情好多,她總是在忙,我總是很閒。不知道她在忙什麼,是不是忙著跟姐夫談戀愛(~ o ~)~zZ她空間的很多東西,我覺得很小資,我很喜歡,很嚮往。 豬(竹),她小跑的時候特別好玩!她不舒服的時候很嚇人,臉色蒼白……她的頭髮是我們中最長的,她最喜歡戴大耳環,不過很適合她,波西米亞風! 亭亭,看起來是淑女,其實……哈哈哈!亭亭很會照顧人,超級熱心,超級仗義。我喜歡她的頭髮,做得出那種模特的效果哦! 小白,哈哈哈。讓我想起小新,嘻嘻……她的頭好大啊,她喜歡搖滾,她很有個性(其實她們都很有個性,我很羨慕她們的個性!),她喜歡看演出,我從來都沒看過演出。 還有蛋蛋和球球,還有虎妞微微…… 文章來源:紅衛兵六六的BLOG |十萬蟬聲作雨涼 | 我在路上 也許能夠遇見你 |巴黎飛魚的BLOG | 木頭木腦的BLOG |關注艾滋--共享同一片藍天 | Mission Status Center |Epiphany | 謝麗華的BLOG |雕刻幸福時光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田埂上,我愛極了她們潑辣辣、傻乎乎的模樣。 今生今世,來生來世,我都叫不全她們的名字。但這不妨礙我愛她們。對她們,你不能說愛,用喜歡這個詞,她們也會臉紅。 那些細碎的野花,都是母親的干閨女,母親荷鋤走過田埂,她們就一擁而上,抱住母親的腳脖子,母親走一路甩一路,甩不盡的香,甩不盡的嘰嘰喳喳,總有一兩朵小淘氣,鑽進母親鞋窠裡,跟著母親回家。 那些細碎的野花,整天都笑嘻嘻的,好像生來就沒個煩惱。每當煩惱的時候,我就想想她們,想著想著,我就有些臉紅。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畫布上,星星點點。昨天,我從展廳走過,她們齊刷刷地望著我,怯怯的,全都抿著羞澀的嘴唇。 那些細碎的野花,開在霓虹燈下,散發著暗香。今夜,我穿過一條幽暗的街,彷彿穿過坑坑窪窪的田埂。一群野花又一群野花,她們探頭探腦地打量我,其中一個,還用跟我一模一樣的方言,低低地,叫了我一聲大哥…… 文章來源:藍色閃電的BLOG |易建聯的部落格 | 楊小刀的BLOG |其妙可居 | 春妞兒土旦兒常春曉 |鵬達新聞工作室的BLOG | 趙啟強的部落格 |《美文》下半月刊的BLOG | 勝者為傑 |周軍的部落格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全名】:薩摩犬 【英文名】   Samoyed 類型: 大型犬 【歷 史】   薩摩耶犬以西伯利亞牧民族薩莫耶德人而命名,原產俄羅斯北極地區,起源於17世紀。原始的薩摩耶犬是現在已經定居在烏拉爾山以東的極地地區的薩莫耶德遊牧部落所培育的。19世紀末,毛皮商人將此犬輸入美國及歐洲等地。 該犬傳到英國之後,因雪白的毛色博得人們的喜愛。20世紀初期,北極探險的熱潮中,此犬獲殊榮。 【體 型】   肩高:46cm~56cm;體重:23kg~30kg。 【性 格】   聰明、文雅、忠誠、適應性強、警惕、活躍、熱中於服務,友善但保守。薩摩耶犬是跑走型動物,它喜歡和需要運動,以保持身體健康和薩摩耶犬的天性,決不可長期關在屋裡或圈在活動範圍有限的欄裡。 【頭 部】   顱骨呈楔形,寬,頂部略呈拱形,但不圓,兩眼根部與兩眉弓之間的中心點的連線呈一個等邊三角形。   耳朵結實而厚;直立;三角形且尖端略圓。耳朵的大小是根據頭部的尺寸和整體大小確定。它們之間距離分的比較開,靠近頭部外緣,它們應該顯得靈活;被許多毛髮覆蓋著,毛髮豐滿,但耳朵前面沒有。耳朵的長度應該與耳根內側到外眼角的距離一致。   眼睛顏色深一些比較好,位置分的較開,且深;杏仁狀;下眼瞼指向耳根。   鼻鏡為黑色最理想。有時,鼻鏡的顏色會隨著年齡、氣候的變化而改變。 【身 體】   頸部結實,薩摩耶犬肌肉發達,驕傲地昂起,立正時,在傾斜的肩上支撐著高貴的頭部。頸部與肩結合,形成優美的拱形。   胸部胸深,肋骨從脊柱向外擴張,到兩側變平,不影響肩部動作且前肢能自由運動。不能是桶狀胸。理想的深度應該達到肘部,最深的部分應該在前肢後方,約第九條肋骨的位置。胸腔內的心臟和肺能得到身體的保護,胸的深度大於寬度。   腰和背馬肩隆為背部最高點,腰部結實而略拱。後背從(馬肩隆到腰)直,中等長度。其身體的比例為「接近正方形」,即長度比高度約多出5%。雌性可能比雄性更長一些。腹部肌肉緊繃,形狀良好,與後胸連成優美的曲線(收腹)。薩摩耶犬臀部略斜,豐滿。   尾巴長度適中,如果尾巴下垂,尾骨的長度應該能延伸到飛節。尾巴上覆蓋著長長的毛髮,警惕時會捲到後背上,或捲向一側,當休息時,有時尾巴會放下。 【四 肢】   大腿發達,膝關節約與地面成45度角,跗關節在肩高的下1/3處。從後面看,犬在自然站立時,雙後肢平行。   兩前肢平行,直,前腳強壯。因為胸部比較深,所以前肢較長。從地面到肘的高度約是從地面到肩胛上緣高度的55%。四肢過短的犬不符和標準。肩部強壯。兩肩胛上緣的距離約為2.5~3.8厘米(1-1.5英吋)。 【被 毛】   薩摩耶犬擁有雙層被毛,身體上覆蓋一層短、濃密、柔軟、絮狀、緊貼皮膚的底毛,披毛是透過底毛的較粗較長的毛髮,披毛直立在身體表面。披毛圍繞頸部和肩部形成「圍脖」(雄性比雌性要多一些)。毛髮的質量關係到能否抵禦各種氣候,所以質量比數量要重要。被毛應該閃爍著銀光。雌性的被毛通常沒有大多數雄性那麼長,而且質地要軟一些。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它具備推拿及遠紅外功能,能有效代替人工按摩,舒展全身緊張的筋骨和肌肉,減輕人體的緊張和壓迫感,使全身舒暢無比,更能促進全身的血液循環,加快新陳代謝,從而達到防病保健強身之效。同時,其精巧的外觀設計、符合人體工程學原理,讓使用者享受更合理的按摩樂趣,是家居旅行、饋贈親友的保健佳品 內置2個推拿按摩頭;可正轉、反轉。 >>具有紅外線熱療功能; >>輕便靈活,操作簡單方便; >>根據需要可按摩頸、腰、臂、大小腿等部位; >>能迅速消除疲勞、緩解肌肉緊張及疼痛; >>加速血液循環,增加細胞供氧量,增強細胞活力,使身心倍感輕鬆;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13 Reads)
在潮州的工藝美術門類中,民間從事刺繡專業人員超過10萬人(還不包括抽紗工人),而且新品種層出不窮的,首算潮繡。  潮繡歷史悠久,源於何時,說法不一。 較為流行的說法是始於唐宋;有的專家則以未能直接找到史料記載而有異議。 筆者贊成未能直接找到史料記載百有異議。 筆者贊成前者論點。 支持的論據有以下三個方面:  1、民間刺繡,源自民間,從萌芽、生長到發展,向來被文人、士大夫視為彫蟲小技,不能登大雅之堂,潮繡又不是指定「貢品」,當然難以入冊。  2、作為手工藝的刺繡,從穿針引線到縫製衣服,是人類文明的一大進步。 刺繡與衣裳,是相得益彰、難以分離的工藝。 古代的針法極簡單,議論潮繡之始,應從簡單用針運繡起始,而非當今《九龍屏》精品之要求。  3、粵繡包括了廣繡、潮繡二大流派,也即泛指廣東區域內之刺繡。 據唐蘇鶚《杜陽雜編》載:唐代永貞元年,「南海貢奇女盧眉娘」,年十四……繡法華經七卷。 《古今圖書集成》又載:「盧眉娘在宮中為宮廷繡屏風、扇面、荷包、龍鳳牡丹……工精藝巧。 」可見一千多年前的唐代,不僅有粵繡,而且已有輝煌的成就。 秦漢時,潮州曾隸屬南海郡,但隋代已置南海縣為宜。 不過唐代嶺南刺繡既如此精細,同處一道(省)的潮繡多少能得其沾溉影響,似在情理之中。  唐代,潮州已盛產「蕉葛」、「麻布」,「蠶亦五收」。  中國的刺繡,數千年來,大體是沿著這樣一條線發展的:先是刺繡衣裳,又護展到刺繡起居的日用品,以後才上升到刺繡欣賞品。 所以直到現豐,依然是分作兩類,既刺繡生活用品和刺繡書畫。  南宋時期,日用刺繡品廣泛運用,而刺繡欣賞品受繪畫藝術的影響,日臻成熟。 《考工記》很早就將刺繡列在繪畫之內,有「五彩備,謂之繡」和「畫繡之工,共奇職也」的記載。 宋室南遷之後,大批民間藝人(包括陶瓷、刺繡、泥塑等)從中原地區,走江浙,過福建,他們把先時的技藝帶客店潮州,從潮州的諸多姓氏族譜的考證中,都證明這一點。 聞名海內外的浮洋泥塑,相傳也是由中原經福建,後定居「大吳村」創始的。 筆者於1983年6月帶領潮州刺繡研究所5位藝人與蘇州刺繡研究所顧文霞等6位工藝大師刺繡技工,同到中原地區(河南、陝西等地)調查考察中原的民間刺繡與南方民間刺繡之淵源。 在黃河邊的鄭州地段,發現幾個廟宇陳設的「彩眉」,從圖案、色彩幾乎同當今的潮繡「彩眉」一模一樣,只是針法全是平繡,說明潮繡彩眉原自中原流入,近百年來又在原創基礎上發展了墊高立體的繡藝。  明代是中國織繡藝術史上頗為自豪的時代。 自宋以來形成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織繡傳統在明代得以發揚光大,並確立其他位。 明代官營織繡機構規模之大前所未有,在中央有南北織染局,在外則設立23個地方織繡局。 《明會典》有關記載中,工匠,包括繡匠、織匠、挑花匠、挽花匠、刻花匠等。 官營織繡,推動了民間織繡空前發展。 江南許多市鎮都出現了專業織繡作坊,成為織繡大軍。 明代,葡萄牙商人在廣東購得粵繡龍袍繡片回國,受到國王賞賜,中國刺繡從此成為出口的主要手工藝品。 據明末屈大均《廣東新語》記載:粵繡藝人以孔雀羽毛織為線縷,繡制官服補子及雲章、袖口,金翠奪目,惹人喜愛。 可見明代粵繡得到很大發展。  據《存素堂絲繡錄》載:明代粵繡《博古圍屏》八幅(現存台灣故宮博物院),摹繪古鼎彝器、吉金美玉等九十五種器物而繡,「鋪針於毫芒,下針不忘規矩,以馬尾纏作勒線,從而色勒之,輪廓花紋自然、工整、明顯、針眼掩藏,天衣無縫」,顯示了明代高超的粵繡技藝。  明代的中手期,粵繡有了進一步發展,並且形成了獨特的風格。 潮繡此時也形成專業性的生產區域,正如當時民謠所說的:「東門曬漁網(織漁網),西門擺花規(刺繡),南門削竹箸(竹藝),北門挲腳腿(即用手掌在大腿上推壓成制鞋的鞋索,指制鞋業)。 」時至今天,潮州市區的西門仍是刺繡工藝的基地。  另外,在潮州北郊明代古墓中出土的大量繡品,其中包括明代織錦官袍,繡有孔雀、牡丹、衣、鞋、帽、被、枕及手帕等,可以看到潮繡在當時已普及民間。  潮繡色彩濃艷金碧瑰麗的特色,與其起始即為祠堂、民居裝飾和喜慶祀神之用有關。 《廣東省志·二輕工業志〈引述舊志稱,潮汕地區在明正德年間境內祠堂廟宇處處可見,民間迎神賽會逐月有之:「正月燈,二月戲,清明墓祭。 神台帳幔,描龍繡鳳,仁女穿戴,鹹施綵繒。 」城南安濟聖王宮,每逢神誕日,鄉民還願祭神,神袍年年更新,「各以重金聘繡莊名師,一袍百數十金,其隆重虔誠,世不多見」。 可見,明時潮地刺繡就很發達,府縣衙門內設有專職繡花匠,為官吏製衣和繡補心。  清初,粵繡聲名聲大振,刺繡已被廣泛應用在各種廳堂、佛廟、婚喪喜慶的陳設和日用衣飾(花袖、花裙)上,並逐漸形成了色彩濃郁鮮麗、構圖富有裝飾趣味的風格。 清乾隆年間,廣州成為我國對西洋貿易的唯一商港,對外經濟、文化的交流,促進了粵繡的發展。 廣州、潮州普遍設立繡行、繡莊、繡坊,從事刺繡已十分普遍,據乾隆年間所修《潮州府志》載:「凡女子十一二歲,其母即為預治嫁衣,故織衽刺繡之功,雖富家不廢。 」 清代,刺繡在潮州民間更為盛行。 康熙《澄海縣志》記載:百金之家,婦女不盡出;千金之家,婦女不步行。 勤於女工,帛雖盈箱,不棄其治麻。 乾隆年間,潮州西門外天地壇、布梳街以及開元寺附近,已有繡莊20多家,繡品輸向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一帶,佔領南洋市場,特別是帶有民間濃厚地方特色的廳堂、佛廟擺設的繡品更是供不應求。 至咸豐年間,潮繡品每年銷往東南亞的出口總值在1000萬兩銀以上,可見潮繡在清代已經大規模出口。 19世紀英國藝術家波西爾在其所著《中國美術》中寫道:」中國人長於刺繡花鳥而廣東人於此技術尢為專長。 」廣東刺繡多輸入歐洲,對歐洲也影響頗大。  另據《嶺南叢述》所載:「清代粵繡工人多是廣州人和潮州人,特別是潮州繡工為上,皆男子為之,精於女工,為其他省市所罕見。 」「清中期以後,粵繡分為絨繡、線繡、金絨混合繡、針金繡四種類型,其中以加襯浮墊的釘金繡最為著名,其形象凸出,可在遠距離欣賞,多用作戲衣、舞台及寺院廟宇的陳設,釘金襯地繡以潮州產品最有特色。 」(載《中國織繡服裝全集》刺繡卷)  根據《潮州開元寺志》,該寺內現存最早的繡品飾件是使用清代潮繡獨一無二繡種金絨混合繡(筆者鑒定為嘉慶道光年間繡制)原配於大袈裟格上的一批金絨混合繡刺繡佛像,供僧侶作大型佛事時用,有十八羅漢、四大名山菩薩、護法神諸像等。 這批繡像以黑色為底,彩用釘金繡為主適當配置絨繡,金碧輝煌,四周有線要繁密的圖解鑲框,佛像形象生動,各具姿態,配以坐椅,或侍以童子,顏色有紅、綠、紫、黃、灰色彩鮮明瑰麗,體現了清代潮繡的高超技藝水平。  光緒年間,廣東成立工藝局,為主管工藝品生產的機構。 產品通過洋莊,源源輸向世界各地。 晚清是潮繡最繁盛時期,當時潮州城內經營潮繡莊20餘家,繡工5000餘人潮州所產的刺繡則通過汕頭口岸,輸往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一帶,特別是廳堂擺設,寺廟裝飾,供不應求。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經由廣東海關出口的繡品,價值達49.675萬兩銀……吾國繡品銷外洋者,廣東最多。 」(1913年《南洋勸業會研究報告》工藝局還開辦了「繽華藝術學校」,由嶺南派始祖高劍父任校長,校內專設刺繡學科。  清末宣統二年(1910年)潮州繡品曾參加在南京舉行的南洋第一次勸業會,展出並獲獎的計有:大幅刺繡掛屏《蘇武牧羊》、《丹鳳朝陽》、《郭子儀拜壽》、《獅子頭》、《海龍王頭》、《鵪鶉鳥》等。 這些參展的潮繡品,由24名男繡工通力合作刺繡。 一時潮城轟動。 這24名繡工被譽為「刺繡狀元」。 據目前能夠考查出名字的有林濤生、蔡戍子、尾仙、張桂泉、林件、如伯、王炳南、王釧南、蔡鍾、林新泉、李和彬、盧海清、冬瓜師、本江寧、洪鐘、吳坤、吳欽、托伯、烏糖、白糖等人,全都是男繡工。 20世紀50年代,仍有杜進茂等20餘男工在刺繡。 綜觀潮繡男工多之原因:一是眾多男藝人是潮州民間工藝的多面手。 清代潮州民間工藝門類繁多,藝人既畫鱟殼扇,彩繪潮瓷、彩札花燈,當繡制「老爺袍」之際,又又突顯刺繡之才華;二是潮繡的男工,多是「能畫善繡」者,例如刺繡狀元蔡戍子,既是畫師,又搞長繡藝,且是潮州二弦的名家。 三是繡男大多專職刺繡「闊嘴人物繡」和展示水平的高精繡品,這類繡品工值極高。 民國初期,名繡工每人每天工值1-2個「龍銀」(即大洋)。 潮州人具有「勤勞刻苦,精明靈巧」之本性,在高報酬的激勵下,繡男大膽創新,標新立異,創造出前人所無的技藝就是理所當然的了。  民國時期,在抗日戰爭前,潮繡生產仍很旺盛。 單在潮州城,較有名的繡莊就有西門黃金城、仙街頭林萬合、開元街廣成興等20多家,繡工約2000多人,最大繡莊每年銷售量達200大洋。 在民國四年(1915年)的美國巴拿馬國際博覽會上,在民國十二年(1923年)、十四年(1925年)的英國倫敦賽會上,潮繡作品均有參展並獲較高評價。 這說明它已享謄國際市場。 抗日戰爭和內戰期間,大部分繡莊倒閉,至新中國成立前夕,僅有潮繡繡工200多人散落民間,繡莊剩下13家。 1951年,潮州市人民政府把13家繡莊組織成顧繡公會。   1952年潮州市成立抽紗公司顧繡部(負責幾十家刺繡社會的出口業務)。 1956年初又將各個刺繡社聯合成立公私合營潮州市顧繡廠,隨後改為地方國營潮繡廠。 1957年後,潮州市成立工藝美術研究所潮繡研究室,組織蔡玩清等一部分刺繡藝人專門對刺繡技法、針法和傳統圖稿進行搜集、整理和研究工作。  1958年潮繡廠飛躍發展,廠部已壯大到2700名專業工人和統管城鎮街道、農村副業的刺繡隊伍超過3萬人(不包括抽紗工人)。 這個時期,適逢廣東洋金銀褂裙在廣州附近不再生產,出口美加的專門產品——洋金銀繡品全部集中在潮州生產,既豐富了生產品種,也促進潮繡的大發展。 1962年中共汕頭地委統戰部首次授予幾十位藝人稱號,其中潮繡設計魏逸儂、林智成及刺繡藝人杜進茂、蔡玩清、劉菊花等10人獲得藝人稱號並享受一定物質待遇。  隨著生產形勢的發展,各工廠企業大力發展刺繡工區,培養年輕一代繡工,使刺繡女工組成的鄉花廠、刺繡工場的刺繡生產隊伍遍及整個潮汕平原,僅潮繡廠當時付出的培訓費就達到60多萬元。 1976年以後,為恢復和發展刺繡隊伍,又付出培訓費近40萬元。 全石職工達到1100人,市區、市郊有專業刺繡加工廠12個,繡工2000餘人,同時擁有一支以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林智成成為首的近30人的創作設計隊伍,這對保持和發展潮繡生產、提高潮鄉藝術水平起了推支和保證作用。  1979-1981年潮州刺繡藝術品為國家提供出國展禮品達到250件(套),其中僅潮繡廠就提供了198件,受到了國內外各界的極高讚譽。 20世紀七八十年代是潮州刺繡發展的鼎盛時期。 潮州市開創全國之先河,成立潮州市刺繡工業總公司、潮州市刺繡研究所、潮州市刺繡學會。 總公司直轄管國有潮繡廠和60個繡衣廠、4個機繡廠和珠繡廠,再迪這十幾個大廠,分管街道、農村的刺繡廠社超過500家,年產值超億元。 當時筆者曾統計:潮州市區從事民間工藝刺繡幹活的人占總人口的14.7%。 這樣高的比例在全國說來也是少有的。 與此同時,刺繡事業的發展也促進刺繡技藝的提高,恢復了頭髮繡的生產,創新了通錦繡新繡種,總結、整理了傳統針法技藝。  潮繡發展到最鼎盛時期,做出了兩件值得大書特書的大事:  第一,潮州市刺繡工業公司,為了迎接「全國繡片百花獎」評比,委任楊堅平、林智成為主持設計總監,率領60名創作設計和刺繡藝人於潮州刺繡研究所進行集中創新工作,確定以顯示獨具地方特色的墊繡釘金繡、金線混合繡的傳統題材為創新的主攻對像和使用新的物質材料純的紡絲,運用潮繡持藝與抽通工種結合的通錦繡。 經過幾個月的精工研製創新繡品60件,從中選取一批參加於1982年4月24-27日在順德大良舉行的「粵繡精品畫片評選會議」。 廣東七個刺繡單位48件繡品參加了會議的評選。 結果在獲獎的30件繡品中,潮州刺繡研究所獲獎8件,潮繡廠獲獎5件,汕頭安平粵繡廠獲獎6件。  第二、潮州市繡衣石的汕頭市繡衣廠參加了1982年在哈爾濱舉行的「全國繡衣產品質量評比(全國共有十個省,18個單位參加)」,在原廠倉庫大批量產品中抽樣評比,潮州市繡衣廠的真絲、化纖繡衣評比,獲得總分93.5分,為全國第一名,汕頭市繡衣廠化纖繡衣獲得單項平均分92.5分,為全國單項第一名。  同一年度中,潮繡釘金繡《九龍屏》、金絨混合繡(吹簫引鳳)和潮州市繡衣廠、汕頭市繡衣廠生產的「水仙花牌」女繡衣,分別榮獲中國工藝美術品百花獎(國家最高獎)金盃獎。  隨著市經濟的進一步發展,作為民間手工藝刺繡事業,尤其是集體的刺繡企業受到一定的衝擊,有的已解體,有的變成私營企業,刺繡大企業變為小作坊,譬如原潮繡廠、繡衣廠、機繡廠等十大家,現變成200餘家。 工廠解體了,產品變化了,原來單一的潮繡品,現豐像萬花筒一樣,變得繁花似錦,花樣百出,欣欣向榮了。  在潮繡發展史上,曾出現過不少名藝人,除了清末的「二十四位刺繡狀元」外,當代名師藝人令人矚目。 其中有: 魏逸儂(1908-1975),潮繡傑出畫師,潮安縣政協委員。 他12歲起潮州「贊記」繡莊當學徒,從藝於當時有名的民間畫師「鵝陳」。 6年後出師,應聘於「泰豐」繡莊任職員。 他精於潮繡繡稿,無論人物、龍鳳、博古、花卉、飛禽走獸都能一氣呵成。 且精通繡藝,熟悉繡件配套,頗得老闆賞識。 兩年後即被老闆委為新開張的「泰生」繡莊經理。 解放後,魏逸儂全心全意將智慧和才幹貢獻給國家和人民。 他一邊積極搞創作,一邊在國有潮繡廠帶徒傳藝,培養出一批潮繡技藝骨幹。 1963年,他被汕頭地區統戰部授予「一類藝人」稱號。 他設計的《井岡山會師》潮繡掛屏,被廣東民間工藝博物館收藏。  蔡玩清(1901-1964),被譽為「繡花女狀元」,擅長絨工、金工。 父親是清末潮州二十四位「繡花狀元」之一。 蔡玩清13歲便掌握刺繡的各種針法技藝,能獨立繡製成品。 在數十年刺繡生涯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1962年被聘請到潮州市工藝美術研究所專門從事整理潮繡傳統刺繡技法。 整理出傳統紋樣數十種作為珍貴資料。 她的作品極講究色彩對比,有一套獨特見解,也符命色彩學的原理。 在從藝實踐中,她潛心觀察,對絨線的色與光的關係掌握嫻熟,使繡出的作品光艷晶瑩,熠熠生輝。 1962年,蔡玩清被中共汕頭地委統戰部授予「二類藝人」稱號,並應邀出席廣東藝人大會。 杜進茂(1901-1978),祖輩世代善針工。 他是「能畫善繡」男繡工的佼佼者,年輕時刺繡技術已較全面,繡藝精良,頗有名氣。 擅長刺繡人物,能把握眾多淨臉形象,如關公、張飛、武松、魯智深等,他都能用不同紋樣,不同色彩繡出,使之一目瞭然,尤以繡「烏面」(花臉)人物著稱,在潮州刺繡行業中,享有「進茂的烏面」褒譽。 60年代前後,杜進茂繡制了《霸王別姬》、《張飛戰馬超》、《三英戰呂布》等人物掛屏參加各級展覽,獲得好評。 1962年,他被中共汕頭地委統戰部授予「二類藝人」稱號,生前曾被選為中華全國手工業合作社的候補執委。 林智成(1922-)。 潮繡藝術家、中國工藝美術大師。 他從13歲起在潮州繡莊當學徒,到20歲已能獨設計各類產品。 1957年,他被選送到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學習,以後一直在潮繡廠從事設計工作。 30多年來,他設計並指導繡制了三百多幅作品,先後被選送到幾十個國家展出,受到好評。 他還設計了出國演出的潮劇《蘇六娘》、《陳三五娘》等劇裝119套。 他設計的潮劇蟒袍等獲全國劇裝評比第三名。 1983年,他與楊堅平、林玩英等合作的《九龍屏》榮獲中國工藝美術品百花獎金杯獎,是潮繡代表作之一。 他撰寫論文,整理傳統針法100多種和一批傳統產品圖稿,並為潮繡培訓了一批新人才。  林玩英,清末二十四位「繡花狀元」之一林新泉的女兒。 9歲就開始穿針走線學繡花。 十七八歲能擔負繡花工場的繡件安排及技術指導。 從藝60年來,她精通潮繡各種繡藝技法,並不斷鑽研,加以變革、創新。 繡出的花卉、人物、飛禽走獸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1956年,林玩英在抽紗刺繡聯社把一生積累的各種傳統圖案和百多種針法,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後一代。 榮獲金盃獎作品的《九龍屏》,她是主要繡制者之一。

Next